考研,中年危机来临之前的最后一次破壁自救——写在2020春节

 

最近回老家过年了,家里人七嘴八舌的聊开了

 

“甜甜都长这么大啦!得选个好幼儿园哦!别怕贵!”

“哎呀!成成今年上小学啦?上的公立的还是私立的呀?

“小勇马上高考啦?得考个好一本,可不能像你姐一样,考个二本都不好出来找工作......”

“小伟在英国一年得20万吧?不止!双倍!

 

今年过年必聊话题肯定有教育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 中国的教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昂贵          

 

买个教辅材料,几十元没了;

报个课外辅导班,几百元没了;

读个“XX国际艺术双语”幼儿园,几千元没了;

读个大学,几万元没了;

出国留个学,几十万元没了......

 

没了也就没了,最后却换来就业市场一句:“对不起,我们需要研究生学历”。

 

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,说中国高考是打破教育资源垄断的一次“翻身革命”——无论你是达官显贵、贫民百姓,都有机会再在高考这个平台“搏一次”,否则中国社会的教育资源就会越来越向上层集中,贫苦人家的孩子就越难有好的教育,富者愈富,贫者恒贫。

 

然而,很多考生这一次并没有“搏出色”,而是以战败收场。面对即将到来的巨大的社会压力,很多大学生不动声色的焦虑着

 

本科出身不好的学生,很难在就业市场有好的表现,2019年全国有840万大学本科毕业生,就业市场仅吸收约一半,另外一半去了哪里?经济持续下行,结构调整,考公的吸引力下降,留学的就业市场表现一般加上费用太高,另外的这一半几乎都去考了研。(奚米)

2020的考研人数总数341万,国家招收硕士研究生总人数不到80万(艺术类硕士招生约为10%),其中约一半是推荐免试生(保研),统考仅招收40万,也就是约9:1的比例,遥想奚米姐姐当年(2010年)考研时,全国考研人数仅仅170万,平均报录比是5:1。这341万考生中,60%是应届生,40%是往届生,有很多是二战、三战乃至四战的考生。在这些经验老手的竞争下,这些可怜的应届生突围的几率该有多大?一想也是令人心酸的事情。

 

“锐魔艺术学院”斗胆预测,最近一两年在考研领域会持续发生的现象:

 

①中国经济在下行,就业市场持续走低,考研总人数会持续增加。艺术类考研人数也会增加;

②女生就业压力大,报考人数会持续增多;

③推免生会持续增加,优质生源的“掐尖”现象有增无减,这也会表现在调剂、复试等领域;

④在职考研的人数会大大增加,就业市场会有新的改革,这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有关;

⑤名校的题目会越来越难、越来越专业,淘汰掉只会背书、没有能力的考生;

⑥专硕经过前几年的飞速发展,近几年会出现一个短暂的回落期,从专硕的毕业生就业市场的口碑反馈来看,社会认为专硕的培养质量参差不齐;

⑦非全日制硕士会迎来春天,热度和难度会越来越大。

 

中国的父母对20多岁的男生女生的要求是:

 

20岁+要完成本科、硕士,甚至博士,要谈恋爱、结婚、最好在20+尾部要个孩子,得有套房、有辆车、有个体面的(稳定的)工作。

 

问:那么30岁+干嘛?40岁+干嘛?

答:30-40岁就等着中年危机呀!

问:中年危机是什么?

答:导演姜文曾经发表过一篇《狗日的中年》。中年危机是上有老、下有小,自己工作上不去又下不来、老婆孩子没时间陪伴、金钱物质没有太多、工作生活节奏紧张给家人的精神安慰也有限,看起来中年危机确实很不好过。

问:那怎么办?

答:只有在20岁+的时候尽最大努力,把自己的各方面的基础打好。

 

 

中国社会目前是一个强竞争的环境,父母及家人把所有人生的目标要求这些羽翼尚未丰满的孩子们在20岁+这个十年全部实现。

所以逼得孩子们:

牺牲了身体熬夜去学习、牺牲了爱情去交配去结婚、牺牲了心之所爱换得一份稳定的工作、牺牲了自我换得了父母/家人/社会的认可。

因为不这样做,没有办法应对“狗日的中年”。

 

考研,成了中年危机来临之前的最后一次破壁自救。自救成功者,30岁+以后的人生舒坦些的概率会大一点。

 

 

 

最近找我咨询的人很多是30岁+的在职人员,问来问去我发现,那些在职想考研的人,兜兜转转,到了最后,竟然又想回到最初那份初心——想通过考研,做回自己,找到自我。

 

所以,我一直认为,考研的每一个人,都是寻找的人,表面是考研,其实是在寻找——找更好的生活、找更好的伴侣、找更好的未来、找更好的自己。

世界发展的太快,我们把什么东西丢了是吗?——可能是的。愿大家在2020年:

生活上心、嘴角上扬、考研上岸!

 

新年快乐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——奚米